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我的Pokemon Go


我由香港第一天有Pokemon Go已經開始玩這遊戲。是好是壞,各人有不同意見。不過,首先是要過馬路及駕駛安全及不要影響行人。

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薄扶林村與牛奶公司


薄扶林村亦連繫著香港奶品業的發展。一百三十年前,來自蘇格蘭的文遜醫生,亦即港大醫學院前身的創辦人之一,有見香港人沒有新鮮牛奶喝,缺乏營養,聯同五名香港商人成立牛奶公司。文遜醫生覺得薄扶林村的景色,跟家鄉很相似,於是在這裡設立牧場,養了過千頭牛,牛房也有二、三十個。範圍由今天的瑪利醫院一直伸延至華富邨。牧場需要大量人手營運,不少員工就住進了薄扶林村,村內的屋亦愈建愈多,變得密密麻麻。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走訪薄扶林村


薄扶林村是香港一個歷史悠久的鄉村,在置富花園旁,自17世紀開始便已出現。然而,當地居民過去曾多次要求政府給予跟新界原居民等同的權益,但被政府拒絕。早期村民以陳姓、黃姓及羅姓 甘姓人士為主,以務農為生。嘉慶24(1819)編纂的《新安縣志》,曾經提及薄扶林村是港島上的三條村落之一(另兩條為赤柱村及香港圍)。

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葡萄牙郵政發行2016歐洲國家盃足球賽小型張


今年體育界盛事除了巴西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必定是2016歐洲國家盃足球賽。葡萄牙獲得冠軍。
 
 
於是葡萄牙郵政在2016712日發行了一張小型張。內有葡萄牙球員得獎後興奮的情況。不過何以球員們又細又看不見樣貌,足球比他們更大呢?為何不用真實現場相片?

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社企末路?


香港租金高昂,不但對營商是一大壓力,對社企(社會企業)營運尢甚。最近接二連三有社企不獲業主續約或要將經營地點公開招標,事件涉及社企不能支付高昂租金的問題。


晴報名為《石老師工作室》專欄在2016713日一篇《社企轉型 尋新出路》文章,筆者石鏡泉指「招標怎樣才算是「公平公開」?以高價競投,價高者得固然是一個方法,但金錢以外,社企的產品或服務本質、相關持份者,包括顧客、員工及受惠對象等,會否令它們加分,都值得招標機構深思,不過,以上兩間餐廳的新經營者都是商業機構,尤其招標的是政府部門,就更應要以身作則,扶助社企。」

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元朗洪水橋的水庫路

港人口日多,自香港開埠初期對食水的要求已日漸增加。政府不停興建水務設施及水塘。雖然如此,但真正稱為容量大的水庫只有萬宜水庫。

不過,位於元朗洪水橋丹桂村反而有一條路名為「水庫路」(Shui Fu Road)。原來這條路連接水務署丹桂村北食水配水庫(Tan Kwai Tsuen North Fresh Water Service Reservoir )(()、丹桂村南食水配水庫(Tan Kwai Tsuen South Fresh Water Service Reservoir)及丹桂村海水配水庫(Tan Kwai Tsuen Salt Water Service Reservoir)

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青衣的西草灣及西草灣路


青衣的西草灣路除了聯合船塢外,還有一些重工業。西草灣路名字來自西草灣。而廣東人常有粵音錯誤的情況,西草灣其實是茜草灣,「茜」的粵語發音是「善」而非「西」。香港有三個茜草灣,一在觀塘以東,一在青衣西面,一在大嶼山東北。茜草灣,又名晒草灣。根據文獻,晒字有全部之意,指該區長滿野草,「晒」是繁體字,並不是簡化字的「曬」。

2016年7月5日 星期二

青衣的香港聯合船塢

香港曾經有兩間大規模的修船及造船廠,分別是香港黃埔船塢有限公司和太古船塢及機器有限公司。



由於公司營運策略改變,或許亦是兩間公司船塢當年座落的位置已經成為鬧市,用來發展住宅更有利可圖(),於是長江和記實業及太古公司同意成立合資企業-香港聯合船塢集團有限公司 ("HUD") 在青衣西面一角建立新船塢。新公司秉承了兩間公司累積過百年船塢營運的相關專業知識及傳統,是一間在亞洲首屈一指提供綜合海事服務及工程方案的公司。

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King and Country推出梵蒂岡瑞士衛隊金屬士兵


即使最細的國家也需要軍隊作象徵式的防衛及執行禮儀工作。最近King and Country推出梵蒂岡瑞士衛隊(Swiss Guard)金屬士兵。
 
 
平日執勤時,衛隊戴上黑色貝雷帽。在典禮中站崗或採排改戴上黑色頭盔。在每年新兵宣誓或國家元首到訪的重要儀式,衛隊戴上銀色頭盔。

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太古城中心麥當奴展覽


香港飲文化一定有麥當奴。由我細路時去淺水灣麥記、小學旅行去荔園由學校安排訂麥當當包作午、到排隊換史路比公仔和可樂杯。大家總有排隊想集齊一套麥當勞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