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保良局與關帝


位於禮頓道的保良局,在保良局中座大樓地下大廳中央放置關帝畫像,兩旁的石刻對聯為「志在春秋氣塞天地、忠貫日月義薄風雲」,匾額為「乾坤正氣」,道出關帝忠肝義膽的個性。關帝像下方擺放一張光緒丙申年(1896年)的酸枝桌子。中座大樓為二級歷史建築。現時,大樓上層是兒童居住的地方,下層則設有歷史博物館及劉陳小寶家庭及兒童綜合服務中心。

 
保良局並非宗教團體,但於1878年創局時,已經奉關公為神靈,局方希望員工能以關二哥忠義仁勇的精神服務社群。過去每逢審理拐帶案件、立誓領育及嫁娶等,均於關帝像前進行,以示公正。而每年農曆六月廿四日關帝誕或相近日子,主席、總理與顧問一同在關帝廳會按傳統拜祭關帝,由當屆主席主持祭禮,祈求市民安居樂業,局務順利。

祭祀當日保良局準備了二十隻金豬、雞和果品拜祭。

董事會成員、顧問局成員,還有歷屆主席、總理和管理層等站立在關帝像前,儀式包括行三鞠躬禮、降神禮、初獻禮、亞獻禮、三獻禮,繼而焚束帛行望燎禮,最後行辭神禮,歷時15分鐘。之後各人逐一在關帝像前上香。自古傳承下來的儀式,到今天已經簡化,但從中仍可見到一些尚未消失的古老習俗。

最初保良局用東華醫院的地方作辦公室及婦孺安置所。保良局遷址,獲何東爵士捐款$30,000興建大樓,關帝廳遂以何東母親施太夫人之名稱為「何東太夫人紀念堂」,廳內懸掛了施太夫人身穿清朝官服的彩色畫像。另一幅彩色肖像畫是紀念胡文虎,1942年他答應年捐$72,000給保良局,照顧一百名無依男女兒童的生活費用。

大廳滿布昔日保良局董事會成員和捐款人的瓷相,大部分在193031年服務和捐錢的。該年的主席和總理因要處理遷局事宜,到翌年改選時,除一人退出外,全部獲得留任。大廳內亦鑲嵌多塊碑記,包括1932年的「遷建保良局緣起」,以及保良局成立六十和七十周年的紀念碑記等。

2017年度的保良局主席陳細潔與一眾總理出席保良局關帝君寶誕祭祀典禮,談到關帝君寶誕。她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祭祀關帝是保良局一直以來的傳統。她說當年香港拐帶問題嚴重,他們致力拯救婦孺及小童。她指拜關帝並不是迷信,是對其信念之尊重。至於祭祀關帝,亦成為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

在中座地下的保良局博物館亦有一間房間放置了關帝畫像及對聯。

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港怡醫院


一直以來香港的大學醫學院以政府/公營醫院為教學醫院培訓醫生。政府批出一幅位於黃竹坑南風徑的土地作為興建私人醫院。最後由新創建集團及新加坡醫療保健公司百匯班台合作投資,並由百匯班台管理及營運,以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為其夥伴機構,成為教學醫院,負責臨床管理、人才聘用及醫護人員培育訓練等。醫院取名為「港怡醫院」。醫院提供門診服務及日間護理部、手術室、心血管實驗室及復康設施等,提供500張病床,並且承諾致力為香港市民提供優質的醫療服務,並為全港首間私人醫院提供最少五成一的床位以全套收費,並預留七成的床位予香港居民。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黄竹坑葛量洪醫院


在黃竹坑南朗山海洋公園對面眺望的山坡上有一間展示著紅色兩劃一直棟標誌的建築物,它是葛量洪醫院。

黃竹坑新圍10號舊宅


一般香港人甚少知道黃竹坑有鄉村,最多或許知有壽臣山及豪宅。其實在海洋公園行政大樓對面是新圍,一條很少人留意的古村。再遠至香港仔隧道毗鄰是舊圍。新圍有一座清代民宅(地址:新圍10),經修葺後於星期六、日和公眾假期公開讓市民參觀(下午12時是休息時間)不過由於不論在港鐵海洋公園站附或是在近黃竹坑消防局那邊都沒有指出牌,沒有幾個香港市民或遊客知道有這個地方,而且位置較偏遠,即使知道亦極少專程而來。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發行默主哥耶2017郵票


聖母顯現曾經多次出現/傳出,往往吸引信徒及西方傳媒的注意。不過天主教會需經過長時間及仔細的調查才有定論是否承認為真實的聖母顯現。



今年是葡萄牙花地瑪聖母顯現100周年,是教會承認的神跡,同時有大型宗教慶祝活動。相信作為天主教徒不少有聽聞東歐波斯尼亞的默主哥耶(Medjugorje)1981年開始出現聖母顯現或者聖母顯示的訊息,不過梵蒂岡一直未有作出是否承認的決定。梵蒂岡就事件一直在進行調查找出實況。今年2月教宗派出波蘭Warszawa-Praga教區總主教出訪默主哥耶,以了解當地教會工作及如何處理朝聖者的需要。克羅地亞郵政便為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發行默主哥耶2017郵票一枚,內有聖母顯現的繪畫,相信是藉此宣傳國家的國際型像。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羅馬尼亞郵政發行2017年郵票日郵票-「他們不可穿越我們 」(第一次世界大戰郵票)


羅馬尼亞有份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對抗德軍。在201774日剛發行一套兩枚的紀念郵票。
 
 
面值4.5列伊的郵票上是戰爭英雌Ecaterina Teodoroiu。她最初擔任戰時醫院的護士。她在醫院照顧並看見參戰受傷的哥哥去逝後,決定走上戰場作戰。她在戰場獲得不少軍功,軍階至少尉。最後她參與Mărășești 戰役,在191793日對抗德軍的戰事中身中機關槍子彈而死。她的墓地樹立了紀念銅像。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葡萄牙郵政發行"喚起葡萄牙人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郵票"


第一次世界大戰,原來葡萄牙亦涉及其中。最近葡萄牙發行了一套三枚有關一戰時海、陸、空的軍人英雄郵票。